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新闻

温州学人访谈录:瞿佳和眼视光学的“中国温州模式”

时间:2020-06-29   来源:www.21hx.net   阅读:1483

温州学者访谈录:瞿佳与“中国温州模式”的视觉光学

时间:2008-04-03

瞿佳,1955年12月出生于新疆的一对知识分子家庭,大学毕业后随父母返回温州,时年6岁。他于1973年毕业于刘文中学(现温州实验中学)。1978年进入温州医学院学习临床专业,后在温州医学院攻读眼科硕士学位。1985年,他获得了眼科硕士学位,并留在学校教书。2001年,他获得了新英格兰验光学院的荣誉博士学位。

长期以来,瞿嘉致力于验光、近视发生发展机制及近视防治的研究。1988年,在瞿佳等人的努力下,温州医学院成立了眼科,培养眼科高级医学人才。它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将眼科学和验光学成功结合的验光学科。2001年,他的教学成果《创建中国眼视光学教育模式的研究与实践》作为第一作者获得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曾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教育部、国家卫生部等多项省市科研项目。他获得了许多省市科学研究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瞿嘉主持的科研成果《乐伯遗传性视神经病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温州自国家科技奖励制度实施以来获得的第一个科技奖励。

迄今为止,瞿嘉已发表了200多篇学术论文,其中30多篇发表在国际知名的学术刊物上。出版了10多部学术专著和国家教科书,包括《眼镜学》、《临床视觉光学》、《隐形眼镜学》和《汉字阅读视力表》。

1992年获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1996年被评为浙江省中青年学科带头人,1997年被评为国家百万人才工程第一批一、二级候选人,2005年获浙江省特聘专家称号。

瞿佳,温州医学院院长、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美高等视光教育人力资源委员会中方主席,中国医学院校高等视光教育合作小组组长,中国眼科学会视光教育小组组长。

地图只指北京、上海和文

一份享有很高国际权威的验光学术杂志,曾经出版过一张只有北京、上海和温州三个城市的中国地图。作为一个有许多大大小小城市的大国,为什么只有这三个城市被标记出来?此外,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温州都不同于北京和上海。面对读者的质疑,该杂志解释说,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温州是中国验光研究的中心。该中心位于温州医学院,由温州医学院院长瞿佳领导。

采访瞿嘉并不容易。他几次未能成行。也许这一次我被我重复的电话感动了。

我们在温州医学院院长办公室采访了他。瞿嘉个子不高,中等身材,看上去很温柔。他脸上带着亲切的微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厚玻璃眼镜。他说虽然我姓屈,而且我有一个好名字在我的眼皮底下,一个好名字,我应该有一双好眼睛,但是我的眼睛不好,而且我有老花眼,散光和斜倚。似乎最不适合这门学科的人已经来到了这门学科。然而,情况是这样的,从反面到正面。他总是机智幽默。

King:你给我看的国际学术杂志上刊登的中国地图显示了三个城市:北京、上海和温州。根据该杂志的解释,这表明温州是中国验光的中心。作为温州医学院的院长和视力中心的创始人,你如何看待这件事?

屈:改革开放以来,温州人用自己的方式发展了民营经济

你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进入温州医学院的大学生。现在你成了温州医学院的院长。可以说你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许多读者不知道在你上大学之前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屈:我6岁时回到温州。我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温州正处于“文化大革命”之中,到处都是破坏行为和海报。我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家人也重视学习,所以当时他们尽一切可能去找书,读了很多著名的书,比如《红楼梦》、《西游记》和《三国演义》,所以我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

1973年,我从温州第六中学毕业。尽管没有去农村的计划,也没有高考,所以我不得不自己寻找出路。结果,我在一月份以26元的工资做了一名中学代课老师。我还和四个同学在农场拉了一辆40美分的滑板车,玩了半天。我在白马店街经营一家企业,踩了一脚。尤其是在这个城市的盲螺杆厂的经历对我以后有很大的影响。我在那里呆了几年,做了一名采购和销售代理,跑遍全国寻找生产工具。我的许多同事眼睛看不见东西,他们的生活尤其艰难。当时,我同情他们,深深感受到眼睛的重要性。这些经历对我以后的职业生涯和职业发展大有裨益。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

1977年恢复高考。那时,我还在农村工作队工作,因为工作需要完成,所以我只有10天时间复习准备考试。时间很紧,考试成绩自然不理想,被冠以孙山的名字。事实上,那时我父母希望我学习科学。事实上,我在文科方面更强。如果我当时申请了文科,我可能会被一所好学校录取。当然,我的命运可能根本不一样。这时,我的父母建议我明年再参加一次考试,但我没想到它会与大学扩招同时发生。我成为了温州医学院的一名日常学生,在那里我作为一名临床医学本科生和眼科硕士学习了八年。

King:和我们这一代人一样,虚度的岁月也有起有落。回顾那一年,它被认为是财富,这也可以反映在你身上。当时温州医学院的苗教授是著名的眼科专家。你是他的学生吗?

屈:是的。我22岁时还是一名大学生,毕业后想继续深造。当时温州医学院最好的科目是眼科学,著名教授苗、等人。他的视力表在中国很有名,在世界上也很有影响力。我想,如果我不读,我会读得最好,所以我申请了他的研究生。那一年似乎总共有20多名申请者,其中只有两人被录取。我很幸运地被收为苗先生的弟子。

苗先生是个非常严格的专家。他常说,像我们这样的省属高校,地处温州这样的地级市,既不是省会,也不是大都市,所以要扬长避短,办出自己的特色。他提倡眼科学与光学的结合,着重于眼科光学的理论研究和眼科光学仪器的设计与开发。他的思想使温州在眼科光学领域独树一帜,不可替代。后来,我们进一步发展了他的想法并取得了成果。然而,有些人认为我们的科学研究课题过于偏颇。然而,我知道这和烹饪是一样的:当其他人做鱼翅、做大菜时,我们温州医学院将把黄瓜混合在一起,“混合”成全国第一。只要这一部分做得最好,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如果你看看近几年出版的眼科教材,不管它们来自哪里,这部分验光肯定是温州医学院的人写的。

医学院的许多“第一”

金;因此温州医学院有许多“第一”:中国高校第一个培养高级医学专业验光师的验光系成立;世界上第一个将眼科和验光相结合的验光学科诞生于中国温州。中国第一家验光医院

“借船出海”对我来说是指利用国际教育资源。2001年9月,我们和新英格兰视觉与光学研究所实施了中美视觉与光学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硕士)聘请国际事务专家和顾问以及外籍教师是利用国际教育资源的好方法。目前,我们有一批国际知名的教授在学校任教。

“乘梯上楼”是指在国际和地区合作中引进先进的教育、管理和办学理念。我们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英国的20多所著名院校建立了友好的校际关系,并开展了联合教育和研究生实习生交流。同时,与国际防盲协会、亚太验光学会、国际特殊奥林匹克组织等国际组织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并成为这些组织在中国的学术合作伙伴。今年的特奥会《眼视光学杂志》,温州医学院是世界上唯一被邀请签约的大学代表。

“筑巢引凤”以特色学科为基础,结合国际国内知名研究机构和公司,走产学研结合之路。美国强生公司、博斯伦公司、法国伊西罗国际集团、日本托普康有限公司、德国罗兰公司等。是世界500强中的许多著名企业。这些企业先后与温州医学院合作建设了研究实验室和教室,走了产学研结合的道路。

King:你是一所大学的校长,你有很多职位。你忙于行政工作,但你是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你必须完成你的学术研究。你如何处理管理和科学研究之间的关系?

屈:那就白天做行政工作,晚上做科学研究!我白天很忙,但是你可以从晚上8点到午夜在验光医院找到我,在那里我做我的学术事务,包括指导我的学生。在教学中,我作为第一作者的教学成果《上海宣言》就是这样完成的。我是国家卫生部眼光学研究中心主任,浙江省重点实验室眼光学研究中心主任,浙江省高校重点学科主任。因此,我必须承担许多科研项目,如国家和浙江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教育部和卫生部基金。近年来,我校在高水平科研项目上取得了新的突破。2005年首次获得“973计划”前期研究项目,承担2项国家“十五”重点研究项目、1项国家“863计划”项目和7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我主要参与这些项目的管理和研究。

造福白内障患者

金:医生是一个高尚的职业,备受尊敬。原因正如人们所说,“医生有削减库存的心。”前几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你们和有关部门一起,开展了“光明行动”白内障康复项目。这是一个非常人道的慈善机构。你还会坚持吗?

屈:我很有兴趣回答这个问题。我们的手术已被纳入省级白内障康复项目,许多患者接受了免费手术。

据统计,该市有6717万盲人,其中约50%是因白内障失明。白内障作为一种常见的眼科疾病,在广大农村地区普遍存在。然而,要消除贫困地区白内障患者的痛苦,仅靠政府或慈善组织来承担费用是不够的。我们想借此机会呼吁社会各界尽快成立一个基金会,吸引更多企业家甚至市民参与,让更多病人到最好的医院接受治疗,让最好的医生为病人做手术,让病人重见光明,重见光明。

瞿嘉说在他的作品中,他一直持有“翻盐”的信念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华夏教育网 | 粤ICP备10054457号-1 | www.21hx.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