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下载区

浑水做空 安踏收效甚微原因何在?

时间:2019-09-02   来源:www.21hx.net   阅读:1786

  导读:本文是来自吉林省桦甸市的网友投稿,由16887799编辑发布关于浑水做空 安踏收效甚微原因何在?的内容介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运动品牌公司安踏近年连续遭到国际沽空机构的关注。

  知名做空机构浑水7月8日发表了狙击安踏体育(2020.HK)做空报告的第一部分,大篇幅质疑安踏业绩的真实性。受消息影响,安踏体育当日午间宣布停盘,最终收跌7.32%至51.25港元。浑水公司此次出手是2018年以来安踏遭遇的第三次做空,前两次的做空机构分别为GMT和Blue Orca Capital。

  7月9日,安踏对上述情况发布澄清公告并复牌交易,不过浑水的第二部分做空报告接踵而至,对安踏的一项资产处置提出质疑,浑水认为有资产流失之嫌,安踏也立即对此再度作出回应。

  界面商学院将对浑水以及安踏交锋的过程进行概述,并予以总结分析。

  浑水的第一份报告:分销商的独立性问题

  浑水在第一部分报告中只关注了一个核心问题,即是安踏分销商的独立性问题。浑水认为安踏的分销商不是独立第三方,通过调查认为安踏集团通过股权、财务及人事控制了27家分销商,其中至少25家为一级分销商,并且有通过与关联方交易做高上市公司收入和利润的嫌疑。

  论证过程中,浑水从三个层面描述了安踏集团对分销商可施加的影响。

  第一个层面是对比财务数据。浑水认定存在关联关系的27家分销商毛利率及净利率均较低,平均毛利率只有7%到8%,净利润率则接近于零,而同业百丽与宝胜国际最具代表性的分销商毛利率可以达到30%-40%,相当于安踏分销商的4倍以上,所以浑水怀疑安踏有把成本转嫁给体外关联方的嫌疑。

  第二个层面是人事控制。浑水认为安踏集团部分控制了分销商的人力及财务员工,质疑安踏通过调整公司人员结构并控制财务部门,更加便捷的实现财务报表粉饰。

  第三个层面是集团及分销商股东高管间的关联关系。这一部分为浑水集中关注的部分,认定安踏集团通过晋江韵动商务咨询有限公司间接对多家分销商形成控制。在分销商股东高管网络中,丁、吴、林、彭、赖等高频姓氏与安踏集团像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关人员多达20余名,他们或是亲戚关系,或是在对分销商有重大影响之前曾在安踏集团任职。但是安踏并没有完整披露上述关系,对外披露中将上述分销商作为独立第三方对待。

  浑水报告中多数关键性判断源于浑水向安踏4个前高管和一个核心分销商前高管的采访记录。细节证明材料信息来源主要是工商文件、信用报告与网络信息。

  安踏首度回应:分销商风险自担

  随后,安踏就上述事项列举了7个重点反驳浑水的做空。

  首先,安踏强调了其分销商的独立性,对上述财务数据、人事、关联关系三个层面的结论均予以反驳。财务数据方面,安踏强调公司与其分销商之间并无任何管理费用摊分。人事方面,安踏强调分销商有独立于公司的财务及人力资源管理功能。关联关系方面,安踏强调浑水报告中所提述的所有公司25家分销商均为独立于公司或其任何关连人士,且与彼等并无关连的第三方。

  另外,安踏强调,由于公司大部分分销商均是于该地区内唯一销售公司产品的分销商,所以会存在公司与分销商营销策略、市场管理等方面的一系列定期沟通,其中分销商负责作出最终商业决定及自负盈亏,也就是说分销商风险自担。

  此外,安踏并没有反驳浑水采访中采访者把分销商当做分公司的情况也认可了分销商使用品牌名称‘安踏’、安踏品牌标志以及其他行政工具(例如电子邮件域名及通讯地址)以及安踏集团员工离任后加入分销商的事实。安踏认为有时候部分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的便利,会自称其为公司的子公司或分公司,但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子分公司。为了支持分销商推广业务,分销商采用安踏相关内容也是安踏集团所允许的。对于个别员工离职安踏集团后加入分销商,在行业内也较为普遍。

  浑水的第二份报告:低价转让上市公司资产。

  在第一枪后,浑水立马跟进第二篇做空报告。

  报告称,在2007年港股市场IPO后,安踏利用募集资金大力发展旗下做国际品牌零售业务的上海锋线公司。从业绩上看,上海锋线业务成长情况良好,其对公司的业绩贡献度由2007年上半年的2.4%迅速增至2007年下半年的6.0%。

  但意外的是,上海锋线在2008年5月便被安踏以较低的作价出售给第三方机构江苏和盛。随后陈丁龙在2008年11月从江苏和盛手中接手资产,而陈则是广州安踏的重要股东,在安踏中负责Kingkow品牌,江苏和盛在资产转手6个月后注销。另外被收购后上海锋线变更后的法人代表吴则清及监事李丹均与安踏集团有关联关系。

  浑水认为,安踏存在低价将资产运出上市公司体外的嫌疑。

  安踏再度回应:无根据猜测

  安踏对此立即在第二份澄清公告中回应,安踏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就该等本集团相关交易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认为报告中含有若干事实错误、误导性陈述及无根据猜测。

  除上文所披露者外,安踏董事会确认并不知悉其他必须公布以避免本公司证券出现虚假市场情况的任何信息,或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香港法例第571章)第XIVA部须予披露的任何内幕消息。

  界面商学院分析:证据力度有限,做空收效甚微

  本次事件对安踏的影响并不大,随着安踏斩钉截铁的两份澄清公告发出,其股价反而有所收复。之所以如此,或许存在多方面的因素。

  其一,本次事件拆开来看就是质疑安踏集团控制经销商以及向体外输送上市资产。

  前者的性质和财务作假有着本质的区别,更多质疑的是业绩的可持续性而不是业绩的真实性。因为会计准则上对关联方有着严格的定义,并不是有亲戚关系或是前员工加入就会被界定为关联方,如果关联方关系已依照准则如实披露,且被提及的分销商公司在财务及人事上与公司存在隔离,那么安踏的回应则是合理的。而对于输送上市资产的说法中,真假暂不论,千万级别的差异放在年收入200多亿元的安踏面前影响并不算大。

  其二,安踏应对做空经验丰富。从财报上看,安踏的业绩显著超出同类公司,比如在利润率还有费用控制上均优于同业竞争者361度、李宁等。强势的业绩支撑了公司股价的一路上涨,近5年一路创新高。高市值以及偏离行业平均水平的业绩水平吸引了做空机构的目光,在浑水之前,安踏被沽空机构从收入、子品牌等方面频繁做空,由于化解得当,事后均不了了之。所以投资者对此次做空也是见怪不怪了。

  其三,此次浑水提供的证据说服力度有限。比如很多核心的推论均来源于与采访对象交谈的内容,推测或有40余家公司属于关联方的依据为一名采访者描述的模糊比例。安踏在首度回应中,虽然没有深入谈及细节,但是基本上对每个质疑方向均做出了解释。结合安踏独特的与分销商联动的商业模式,浑水的部分推测显得有些过激。

  不过,安踏尚未对于毛利率的问题和后续向体外输送资产的质疑给出更加明确的解释,需等待进一步的信息披露。截至7月9日收盘,安踏体育股价收在51.35港元,小幅收涨0.2%。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华夏教育网 | 粤ICP备10054457号-1 | www.21hx.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